手机网
微信

杭州公租房10年 7.8万多户住房困难家庭有了家

2019年9月6日 20:52来源:浙江在线-钱江晚报

  9月开始,两周前刚选定公租房(廉租房)的493户配租家庭将陆续入住新家,这是杭州最新一批公租房公开选房。

  与这批新入住的家庭不同,陆涵(化名)正忙着找房子,准备从租住的公租房里搬出来。“当天申请退租,第二天就收到短信说申请通过了。”陆涵略带调侃地说,这速度可比她等选房快了不是一点点。

  杭州推出公租房已有10年,这些年来,人来人往,租房的人、管理的人,对杭州的公租房都有何想法?

  现场观察:

  公租房小区环境不比商品房小区差

  与陆涵见面之前,记者先在她租住的“九和人家”小区转了转,看看环境。

  这是一个2011年10月开工建设,2015年7月开始陆续入住的公租房小区。

  小区不大,只有3幢楼,但交通条件特别好,小区门口不到百米就是地铁1号线九和路站。

  当天,小区物业正在修建植被,卫生、绿化看起来也不错。门口就是彭埠街道的一处居家养老服务照料中心,经常举办一些面向老年人的文化娱乐活动。

  单元门敞开着,走进楼道的感觉反而不如外面好。无论是单元门上,还是楼道墙面、电梯里,都能看到划痕和磕碰的痕迹。

  “公租房小区里设施设备的损耗率比普通商品房小区要高。”同行的牛田公租房管理服务中心负责人张晓鹏说,他自己就不止一次看到有住户拿脚踹门,或者是搬电瓶车进电梯,一路磕碰。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公租房小区的设施设备损耗通常由管理部门承担的缘故,住户在使用的过程中常常“用力过猛”。

  陆涵租住的是一套约40平方米的小户型边套,进门就是一个小小的厨房,然后是卫生间和兼具客厅和卧室功能的房间,还有一个小阳台。因为准备搬家了,房间有些乱,但还是看得出来采光、通风都不错,厨卫设备齐全,房间墙壁雪白。“其实买张床就可以拎包入住了,不过我还是添了点家具。”她说,搬进来的时候花了三天收拾,倒不是因为脏乱,“当时好像是新刷过墙,地砖上还有留了点涂料的印子。”

  陆涵说到她租住的房子看起来很新,事实上是因为前任承租人退租后,管理中心重新检查了设备、粉刷了墙面。“如果我们在检查时发现墙面特别脏,或者有的承租人喜欢用照片墙装饰,那么墙上会留下很多敲钉子的痕迹,重新出租时我们也会上腻子并且粉刷。”张晓鹏说,通常设施设备的自然损耗由管理部门承担费用,人为损坏则会向承租人收取费用,但“即使收也只是象征性收一点”。

  申请人坦言:

  公租房挺好,虽然它让我等了一年半

  陆涵算是新杭州人,在这里上的大学,又留在杭州工作,属于符合公租房申请条件的新就业大学毕业生。这也是每年公租房申请中占了相当比例的人群。

  “工作第一年我就申请了公租房,本来以为会很快(拿到房),因为我同事之前只等了半年。”陆涵没料到自己申请时正好赶上申请人数激增的档口,公租房房源增加数量和速度远赶不上申请人数增加的速度。

  2017年7月,提出申请,2018年初完成审核,办完手续,等着配租,这节奏算是很快了,但直到今年5月陆涵才拿到门卡,搬进公租房——这一等就等了将近一年半。

  在等待配租的日子里,她跟同事合租一套市中心的小公寓,每月租金1600元左右。住在市中心,生活方便、离单位也近,只是房租占了陆涵月收入的三分之一多,对工作不久、零存款的陆涵来说时常感觉捉襟见肘。

  严格算起来,从入住到申请退租,陆涵只在公租房里住了三个月。

  “公租房挺好的,只是我在家人资助下买了房子,按规定要注销保障房资格才能(商品房销售)网签,所以只好退租。”如果按个人意愿,陆涵并不想退租。“小区门口100米外就是地铁站,30分钟到单位,都不用担心堵车,而且月租金才500元,连物业费都包括了。”按照原本的理想状态,申请后半年内能拿到房子,那么陆涵就可以在公租房过渡两年,然后买房、退租、搬家,只是她没想到等待期会比预期长那么多。

  总体来说,陆涵对公租房的居住体验可以打8分了,她的唯一建议是物业再加强小区安全管理。“你上楼的时候是不是单元门又开着?印象中我住了三个多月,就没见那扇门关过。”陆涵说,公租房小区住户庞杂,快递、外卖进出也很自由,如果小区门禁管理不严格,入户门就成了唯一安全屏障,“单身女孩住,多少还是有点安全感不足。”

  工作人员感慨管理难:

  多数住户能配合,但难免有例外

  对于陆涵提出的快递、外卖进出管理问题,张晓鹏也认同,“我们想过好几种解决办法,比如尝试在单元门口放一个外卖架。”

  听起来,这既解决了单元管理的安全性又兼顾了住户的客观需求,结果如何呢?放了没多久就撤掉了。“因为发生了有住户偷拿邻居的外卖、快递的事情。”碰上这种事情口说无凭,一开始该住户并不承认,“幸好有监控,后来我们是拿着监控视频上门,对方才承认。”但即使不出类似事件,这个外卖架估计也放不久,因为在此期间不断有住户吐槽,叫个外卖还要自己下楼取,太不方便。

  牛田公租房管理服务中心目前管理着区域内8000多套公租房,需要承担这些公租房的集中交付、房屋日常和退租等管理工作,理论上10-12人的管理团队比较合适,但张晓鹏和他的同事一共6人。

  人手紧张吗?“连轴转都不够用。”

  正说着,张晓鹏的一位同事突然进来,看上去很气愤。原来,他们在日常巡查中发现有一套公租房的门锁被换掉了,经查该户目前被原承租人的亲属在未告知管理中心的情况下私自侵占使用。因为公租房用的是智能门锁,如果承租期到了或者是已不符合承租条件,门禁卡就刷不开入户门了。换掉原本的门锁,就让管理中心的入户门禁失效。同事来找张晓鹏就是为了商量这事怎么处理。

  做了四年多公租房管理服务工作,张晓鹏已经不是第一次碰上这种事。“大部分承租人还是能够配合我们的,但难免也会有例外。”他说,之前也处理过一起原承租人已经买了商品房,按照规定退租后90天的过渡期到了就要搬离,“但对方拒不搬离,给出的理由是新房子还没装修好。”

  这样的理由,他能理解,但制定规则原本就是要求所有人一起遵守和维护的,如果“没装修好”的理由可以通融,那么“装修好之后需要通风”这样的理由是不是也应该通融呢?

  如果各种各样的理由都可以通融,那么公租房的周转率势必上不去,最终损害的将是所有符合公租房租赁条件的申请人的利益。

  杭州公租房推出10年来 已累计保障7.84万户家庭

  杭州推出公租房10年来,杭州市区通过多层次住房保障体系已累计保障住房困难家庭7.84万户。从保障家庭占比来看,其中非杭户籍比例近60%。

  在此基础上,杭州也在持续放宽公租房收入准入条件,扩大保障覆盖面。根据杭州年人均可支配收入最低标准的变化,公租房准入条件中的收入标准也实行动态调整。2015年公租房收入标准为47691元,2016年放宽到人均可支配收入低于48316元,2017年持续放宽至 52185元,2018年则为56276元。

作者:记者 詹丽华  
编辑:邱璐

相关新闻

萧山网版权声明

    根据萧山网与萧山日报社和萧山广电局的合作协议,萧山网拥有萧山日报、萧山电视台、萧山人民广播电台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的网上独家发布权,版权均属萧山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萧山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图片新闻

头条推荐

视频推荐

新闻 即时报 专题 视频 教育 房产 理财 家居 健康 汽车 钱塘新区 网络问政 湘湖社区 北干楼宇 钱塘新闻网